一分pk10-欢迎您

                                              来源:一分pk10-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5-31 00:20:01

                                              全国人大代表、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徐镜人表示,在这次抗疫实战中,中医药的独特作用已经得到验证,但中医药发展仍面临传承不足、创新不够的挑战,希望国家鼓励开展上市后临床循证研究。

                                              当地时间20日,美国威斯康星州一名女子表示,自己已服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多年,但还是感染了新冠病毒,称对特朗普不负责任的言论感到气愤。

                                              这种转变同样体现在欧洲各国政府的层面上。

                                              金告诉记者,“当被告知诊断结果时,感觉自己像是被判了死刑,我要死了吗?我怎么会生病呢?”金指出,我在服用羟氯喹啊,但又怎么样呢,从来没有人说过这是治愈新冠肺炎的方法,或者承诺它这能保证你的安全,事实就是这样。

                                              中医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起到了重大作用,中药的临床有效性被证实。在全国两会到来之际,针对中医药如何更好地为公共卫生服务以及后续如何促进行业发展,多位全国两会代表提出了相关建议。

                                              金指出,吃羟氯喹根本就不安全,它并不能预防任何疾病,你仍然有可能感染新冠病毒,“特朗普自己认为这种药有疗效,还告诉全世界,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让我很气愤。”

                                              卢传坚指出,当前中医药常规未纳入国家传染病防治体系,国家也未建立中医药防疫研究体系,全国所有的传染病医院没有一家是可以收治传染病的中医院和研究传染病的中医研究机构,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时中医医疗机构只能以协作单位的方式参与部分临床和研究工作。

                                              全国人大代表张伯礼院士表示,如果能从制度上、体制上、机制上把中医药融入到传染病防治体系中以及整个重大疾病救治体系中,中医药的发展会更加主动,建议把中医药的相关内容纳入《传染病防治法》。

                                              张智龙还呼吁,尽快修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增加发挥中医药作用的相关规定,以更好地落实《中医药法》,畅通中医药参与疾病预防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的渠道,为发挥中医药的预防和应急处置,提供人、财、物的制度保障。

                                              卢传坚建议国家出台指导原则,包括在国家、省、地市级疾控中心专门设立中医药管理部门和中医药研究室;在全国遴选并重点建设中医药防治传染病临床定点医疗机构,国家给予重点支持;建立中医药传染病研究体系;同时优化中医药防治传染病的工作预案,建立强有力的领导决策机制和专家咨询机制。